Prague | 我与布拉格的秘密,从童话世界到人间烟火

My volunteer experience in Prauge.

今年寒假,终于来到了期盼已久的布拉格。脑海中想象的布拉格有庄严的教堂,有皑皑的白雪,也有温柔的红色房顶……总之,是一个寒冷却又温暖的童话世界。




说来也巧,自己总是在大冬天的往北边跑。之前去多伦多大学交换,跑去加拿大北边的黄刀镇,在零下20度的冰天雪地里被冻个半死。不过,看到了美得不像话的极光,也算是值得。话说回来,也只有在寒冬,才更能体验到生活在高纬度人民的日常吧。

之所以选择以做志愿的方式来到这里,则是因为不想走马观花地作为“游客”到各个景点打卡,而是希望以“居民”的身份来体验当地人的生活方式。在这里呆了一个半月,与来自各国的志愿者结伴抑或自己在城镇中游逛,与捷克的中学生、大学生以及寄宿家庭进行接触,让我感受到了这座小城独特的美,感受到这里生活的单纯、无忧无虑,当然也有相伴而来的单调与孤独感。

所以,为什么会是布拉格呢?我想了想,最初被其吸引,大概是因为看到摄影作品以及电影中呈现的城市美景:布拉格城堡,查理大桥,老城广场,还有数不清的教堂……而真正来到这里以后,第一次看到这些建筑,觉得的确很美;但时间长了,也就习以为常。回顾这一个多月,其实留给我更多印象与回忆的,是在布拉格遇到的人们,以及和他们发生的许许多多的故事。

了解一座城,其实建筑风景只是表象,隐藏在其背后的文化与生活才是真正有趣的东西。而文化与生活,则是与“人”密不可分啦。

(一)
我们的主要工作是去到布拉格的中小学,为学生们介绍各国文化。


从6岁的小朋友,到16岁的高中生,年龄跨度很大。小朋友一个个长得像洋娃娃一样可爱,而大一点的学生和我们志愿者看起来几乎同岁。





或许因为是第一所学校,我对那里的buddy印象是最深刻的。他们是学校里最大的学生,英语比较好,所以负责在课上为我们做翻译,平时也会和我们一起玩耍。

其实说白了就是一群特别皮的高中生,几个男孩子还每天换着不同的球鞋凹造型。每天和我们聊聊兴趣爱好,有时候互相损几句,很快就建立了友谊。和他们在一起的那个星期,我完全感觉不到自己比他们大了几岁,每天很傻很开心,有种没心没肺的感觉。


我给他们做了中国人必会的西红柿炒鸡蛋,用了15个鸡蛋和10个西红柿,他们帮我打蛋切菜到手软;我们去附近的湖边漫步,他们趁着不注意抄起一把雪就往我头上送;在课间我们相互分享喜欢的音乐,一起吃好吃的小点心……


在学校的最后一天,低年级的小朋友也来为我们送行。两位捷克的老师搬来吉他,手指轻扫,小朋友便唱起了捷克的儿歌。那时候,我感觉他们就像小天使一样,歌声纯净得让人陶醉,好像什么忧愁与烦恼都不存在了……

临走前,我与每天负责为我翻译引路的Natalie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我说 “I’m gonna miss you.”

她说“Yes, you will !”

(二)
不能忘记的,还有我最热情的寄宿家庭。他们是四口之家,家里有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;除了是历史老师的奶奶之外,家里人都不太会说英语,而且奶奶也不和他们住在一起,却每天花40分钟车程过来陪我聊天。

小女孩叫Eliska,特别暖也特别可爱,每天用谷歌翻译和我聊天,还教我用捷克语说各种常用语、颜色、数字。到最后,我已经可以说很标准的“谢谢”、“早中晚安”,以及习惯了他们像说rap一样的“yo”(“好、对”的意思)。

我还记得刚到他们家的第一天,Eliska就把她的玩具熊让给我陪我睡觉,还在说晚安的时候轻轻抱了抱我,虽然她矮矮的只能抱到我的腰。

第二天上学,小男孩Jan给我一辆滑板车,于是我就和他们俩一路滑到学校,被印度小哥羡慕得不行。 虽然身高已经是滑板车的两倍,那天我感觉自己却只有6岁。

妈妈是个贤妻良母,话不多,但是每天会为我们精心准备小零食带到学校;爸爸则是个喜欢听death metal的屠夫,肉铺就开在自家房子的一层,每天早上六点多我总能被剁肉的声音唤醒。

有一天放学回到家,他突然让我和小姑娘上车,于是我们就坐到了卡车的副驾。车里播着死亡金属的音乐,爸爸一脚油门儿就开上了路。小姑娘很开心的样子,而我却坐在车上一脸懵。还是之后奶奶通过电话给我解释,说是要带我和小女孩去打乒乓球,我才明白过来。说起来,小姑娘获得过很多的乒乓球比赛奖牌,作为中国人的我却不太会打,有点惭愧了。

在离开的前一天,他们全家还带我去吃了正宗的捷克菜,猪肉、兔肉、鸭肉,以及像馒头片一样的dumpling。吃完饭,爸爸还坚持要带我去试试他们家边上的酒吧,结果我在那天晚上喝到了最好喝的、带甜味的啤酒。酒饱饭足,回家一称胖了两公斤……嗯,我还是爱他们的!

(三)
除了可爱的捷克人民,当然还有每个周末一起拖着大箱子辗转于不同学校的志愿者们。

犹记得第一天来到青旅,躺在床上,听着大家说着各国语言,觉得整个房间都鸟语花香的。在一起玩耍的一个多月里,我发现大家都是如此不同,饮食、文化、宗教、性格……

印尼姑娘每天会早早地起来做祷告;巴西的美丽小姐姐看起来腼腆,跳起热舞来却像换了个人似的;印度的姑娘是素食主义者;印度小哥每天穿着八十年代的皮夹克;俄罗斯大哥感觉喝多少都不会醉;两米高的土耳其小哥说自己是模特;乔治亚的姑娘们说她们的国情叫“自由”;乌克兰姑娘只有18岁却感觉比我还独立很多……




如此不同,但却又能够如此融洽地相处,这让我觉得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。我们一起去shopping,去看画展,去听音乐,去蹦迪,去品尝各自国家的美食……



还有和小伙伴们的欧洲之行:我们在法国巴黎的埃菲尔铁塔下许愿,在卢浮宫假扮蒙娜丽莎;在荷兰阿姆斯特丹沿着铁道漫步,从传说的红灯区穿过;在德国过春节煮火锅,在柏林墙最著名的“兄弟之吻”下合影;在维也纳莫扎特雕像脚下模仿他;在巴塞罗那的夕阳下漫步,一路溜达到巴萨主场……一路走,一路用照片和vlog记录着这些点点滴滴。回过头来翻看,满满的都是回忆。







短短的几周里,我尝试了很多东西,发现了自己喜欢的,也发现自己不太适应的。这段经历让我重新思考“旅行的意义”,或者说,去看世界的意义,其实是去探寻“自我”。感受到不同的文化,看到不同人的生活方式, 才会更新自己的世界观,才会意识到自己曾经对事物的认知存在局限性。所以,希望尽可能地去了解,去探寻,找到自己到底喜欢什么,适合什么。

这一个半月,就像爱丽丝漫游仙境一般。回到家中,我的脑袋竟然木木的,啥也想不出来。只是突然记起这段话:“‘自己’这个东西是看不见的,撞上一些别的什么,反弹回来,才会了解‘自己’。 所以,跟很强的东西、可怕的东西、水准很高的东西相碰撞,然后才知道‘自己’是什么,这才是自我。”

Goodbye, Prague.